冰楓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查看: 10|回覆: 0

[小說] 交換女兒正傳

[複製鏈接]
匿名
匿名  發表於 2023-1-26 04:46:37
我和女兒慕菁已經做愛快2年了。她在十四歲時開苞。我女兒慕菁很漂亮,而且對我千依百順。每天都和她造愛。就連她來月經的日子里,她也讓我在櫻桃小嘴里發泄。

幾年來我們倆父女卿卿我我,每逢和她同床,就想把我的陽具侵入她的肉體。她也總是對我小鳥依人,溫柔體貼。當然,我並不再每天晚上都射精,有是祇是把粗硬的大陽具塞在她的迷人小洞,直至睡著而滑脫。

盡管我對女兒旦旦而戈,她並沒有被我玩殘,仍然是那麽青春美麗。乳房仍然像以前那麽堅挺。陰道保持著出處女時那麽緊湊。目前與處女有少許分別的,就是她現在和我交合時,陰水的分泌要比以前多一點。當我的陽具在她陰道里抽送而令到她興奮的時候,倆人器官交合的地方就會發出一些令人好笑的聲響。

今年新春期間,我和女兒到泰國旅遊,認識了一對強壯父親和他十五歲女兒。他們倆人都很外向,和我們有說有笑的,彼此間十分投契。

女兒的叫鄧麗欣,樣子甜美,身材勻稱。平時穿著非常性感。泰國的天氣炎熱,她上身祇穿背心。下面有時穿短裙,有時穿極短的運動褲。一對很美麗的肉腳上祇套著對日本拖鞋。我也抵擋不了她的誘惑,經常偷眼欣賞她的豐姿。

鄧麗欣最誘人的是胸前一對豐滿尖挺的乳房,我發現她從來不帶胸圍。稍一彎腰,白嫩的乳房即半露出來。還有她那修長的大腿和玲珑的肉足。我很想把她那雙細白的嫩腳捧在手里仔細玩賞,

不過她畢竟是別人的女兒。我也祇能發發白日夢而已,不能像對我女兒慕菁一樣,隨時都可以把她剝光豬來玩摸,甚至把器官塞入她的肉體。

鄧爸爸也很英俊灑脫。他經常藉故和我女兒慕菁聊天,看得出他對我女兒慕菁有好感。不過這一點我並不介意。幾年來,我身邊的男人,多數都對我女兒慕菁好感。有的對我女兒慕菁諸多挑逗,有些雖然不敢和她傾談,則偷眼注視,就像我現在對鄧爸爸的女兒一樣。所以有人勾引我女兒慕菁,我早已習以爲常。

我和鄧爸爸也很談得來。我們有一個共識,就是又想偷偷出去找泰國的女孩子玩,又怕她們染有世紀絕症。所以總是膽大心細。

一天傍晚,我們一起在酒店的泳池遊水。我女兒慕菁和鄧麗欣躺在泳池邊的涼椅上。鄧爸爸和我浸在池水里聊天,他問我覺得她女兒如何。我照直說道:“你女兒好漂亮呀!”

鄧爸爸說道:“可是我覺得你女兒比起我女兒慕菁來,另有一種很討人喜歡的氣質哩!”

我笑道:“你有一個這麽好的女兒還不知足,真是有點兒貪心呢!”

鄧爸爸笑道:“男人嘛!總是想嘗試其他靓妹仔的滋味吧!”

我看了他一眼說道:“這里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多的是,出去玩玩,就不愁沒有新鮮嫩口的靓妹仔嘛!左擁右抱都辦得到呀!”

鄧爸爸沒有答話,他的視線望著我女兒慕菁躺在涼椅上的背影。我女兒慕菁穿著淡黃色一件頭的泳衣,但是纖薄的彈性泳衣並包不住她嬌美的身材,反而更襯托出玲珑浮凸的曲線。

我望望躺在另一張涼椅上的鄧麗欣,她今天更加性感迷人。身上祇穿黑色的比堅尼泳衣,平時我未見過的小腹現在也裸露出來了,一對可愛的嫩腳兒高翹著,我真想過去把她拉下水來,痛痛快快地摸捏玩弄一番,然后……

正在發白日夢,鄧爸爸突然說道:“你不是也怕愛滋病嗎?不如我們來個換女兒遊戲,好不好呢?這樣一來,我們既不必擔驚受怕,又可以試試女兒之外的靓妹仔呀!”

我覺得這個主意很刺激,其實我正對他女兒鄧麗欣垂涎,很想一親芳澤。於是我對他說道:“遊完水我跟女兒說一聲,如果沒問題,就今晚進行吧!”

晚飯時,我試探我女兒慕菁的意思。我女兒慕菁本是好玩之人,初時卻裝作不肯,我稍微落了一點兒嘴頭,她才答應了。

那天晚上,鄧爸爸帶著他女兒到我的房間來,我女兒慕菁便跟著鄧爸爸到他的房間去了。

房間里祇剩下我和鄧麗欣的時候,我顯得有些拘謹。鄧麗欣對我笑了一笑,便走去把門拴上。然后走到我面前,大方地說道:“你先幫我脫衣服,然后我也替你脫,好嗎?”

我伸出顫抖的手,替她脫下背心,一對肥白尖挺的乳房立即裸露出來。我望著她美麗的酥胸發呆。鄧麗欣便牽著我的手放到她的乳房上,這對乳房和我女兒慕菁的一樣柔軟而富具彈性。

但是因爲是生在別人女兒的肉體上,我一摸,自己的生理上立即起了反應,硬起來的陽具把褲子撐起了。鄧麗欣一眼見到,便把我的褲鏈拉下,把粗硬的大陽具放了出來。

她笑道:“這東西好壯喲!不過,你還沒有幫我脫完哩!”

我把放在她乳房上的雙手向下移動,解開她的褲帶,把她的短褲脫下來。祇見里面還有一件粉紅色的內褲。鄧麗欣故意背向我,讓我繼續把她僅余的底褲脫下來,眼前出現了一個渾圓的雪白細嫩大屁股。然后她才慢慢轉過來,原來她小腹下面光脫脫的一根陰毛也沒有。我還沒有看清楚她的陰戶,她已經開始動手脫我的衣服。

鄧麗欣的手法很熟練,我很快就被剝得精赤溜光,和她看齊了。她撲到我懷里,把兩只豐滿的乳房貼在我胸前。

我摟著她的嬌軀,粗硬的大陽具不期然地頂在她的小腹。她握住我的陽具,台起一條大腿,把她的陰戶湊過來。“滋”的一下,我的龜頭被塞入她濕潤的小肉洞。

溫軟腔肉包圍著我的陽具,猶如鳥兒歸巢。豐滿的乳房擠在我胸部,更似軟玉溫檐。我用手勾著她舉起的腿彎,使粗硬的大陽具更深入她的肉體。

她興奮地叫了聲:“哇!好長喲!插到我肚子里了呀!”

我笑問:“好不好呢?”

鄧麗欣道:“我想你躺到床上,我要你騎在你上面玩!”

我聽她的話,仰臥在大床上。鄧麗欣立即跨到我身上,她雙腿分開蹲在我上面,一支白嫩的手兒扶著我的陽具,擡起屁股,把龜頭對著那光脫脫的裂縫,然后扭腰舞臀,讓粗硬的大陽具在她濕潤的小肉洞出出入入。

這種招式我也曾經和和女兒玩過,但是我女兒慕菁一讓我弄進她的肉體,就全身癱軟,不懂得再活動了,所以總是玩不成。現在鄧麗欣不僅主動地和我這樣玩,而且她很強,她孜孜不倦地上下活動著,我見到自己那條又粗又長的陽具在她兩瓣嫩肉的夾縫里吞吞吐吐。又見到她的大乳房在我眼前抛動。

我雙手捉住她的奶兒,又搓又捏。鄧麗欣也開始興奮了。她的小肉洞樂淫液浪汁橫溢,但是我仍然金槍不倒。

一會兒,鄧麗欣一屁股坐下來,我的陽具遂深深插入她的陰道里。她喘著氣媚笑著說道:“你真強,我不行了。停一停再玩吧!”

說著,她俯下來,把酥胸上兩團軟肉貼在我的胸部,沒有再活動了。

我反客爲主,挺腰收腹,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她的陰道里抽送。鄧麗欣“哼哼漬漬”地呻叫著,小肉洞的淫水不停地滲出,看來她也十分享受。

我受到她欲仙欲死的叫床聲的感染,也逐漸進入高潮,我對鄧麗欣說道:“我快要噴出來了,你快點起來吧!”

鄧麗欣賴在我身上不動,嘴里說道:“我有吃藥,不怕你射進去!”

說著,她還用力收縮陰道。我正當緊要關頭,讓她這麽一夾,當場就火山爆發了。鄧麗欣感覺到我在往她陰道里射精,也興奮地高聲呼叫著。

一切平靜下來了。稍息了一會兒,鄧麗欣在我耳邊說道:“你抱我到浴室沖洗一下,我要用嘴巴把你再一次玩出來。但是我也要你吻我下面,好不好呢?”

我不敢說不好,於是,我抱鄧麗欣到浴室里。平時我和女兒鴛鴦戲水時,都是她服侍我沐浴,但是現在鄧麗欣要我替她沖洗。在泰國,我們每天都遊水,所以實際上我們的身體都很乾淨,不過我想到等一下要吻她的陰戶,自然也認真地把她的陰道沖洗一次。

在沖洗的時候,我摸遍她的全身。特別是她那一對小巧玲珑的嫩腳兒,我終於得償所願,可以捧在手里慢慢摸玩。自然是愛不釋手。

鄧麗欣也回敬地把我的龜頭翻洗得乾乾淨淨。我的陽具被她軟綿綿的手兒一擺弄,立刻又堅硬起來。因爲她的主動,也因爲已經和她有一度合體之緣,所以在浴室里我和她熟落多了。我把她全身搓捏摸玩,她完全沒有撐拒。當我把手指伸入她的臀縫,她便笑著問道:“你是不是想走后門啦!”

我回答:“如果你不喜歡,就不要了!”

鄧麗欣笑道:“我知道你們男人最喜歡鑽我們身上的肉洞。你要玩,現在就玩吧!在水里玩順滑一點,玩完了可以順便在這里洗洗。”

鄧麗欣好像樣樣都喜歡占主動,她要我躺在浴缸里,然后她騎上來,把我的龜頭緩緩地納入她的臀洞里。

我女兒慕菁平時對我千依百順,不過她的臀眼祇讓我在月事時,
才玩過數次,其他時間就不肯再讓我玩了。這次進入鄧麗欣的臀洞,乃是我第二次女先以外菊洞嘗試哩!

鄧麗欣一邊扭動著細腰,一邊望著我抛媚眼兒。她笑著說道:“剛才用陰道套弄你的時候,我興奮起來。結果輸給你了,現在我用屁眼套弄,一定要弄到你射精爲止!”

我問道:“你平時和爸爸是不是這樣玩呢?”

鄧麗欣道:“我平時也有讓爸爸玩屁眼的,祇有是進行父女交換時,一定讓新的對手嘗試一下我的菊穴哩!”

“你們進行過好多次父女交換了嗎?”我問道。

“是呀!你們還是第一次吧!其實老是對著自己的爸爸或者女兒有什麽趣味呢?偶然交換一下伴侶總比較刺激吧!”鄧麗欣嘴里說著,下面並沒有停止活動。

我雙手伸到她胸前摸捏乳房,在濕水的狀況,她的乳房更加滑膩好玩。雖然剛才已經和鄧麗欣一度春宵,但她的屁眼很緊湊,里面的腔肉摩擦我的龜頭,很快把我的性欲再度推上高潮。我終於在她的臀洞直腸里射精了。

鄧麗欣喘了一口氣,笑道:“第一次和你性交時,我玩輸你,但是這次可贏你了,一陣間回到床上,我還要用嘴把你吸出來,讓你知道我的利害!”

“我已經知道你的利害啦!不如現在就認輸投降好了!”我笑著說道。

“你投降啦!可是我並不優待俘虜喲!”鄧麗欣說完便站起來,她要我服侍她沖洗下體。然后又要我讓她騎馬仔馱她到床上。我雖然覺得她是在性虐待我,卻很心甘情願。況且她溫軟的陰戶貼在我背上,另有一種莫明其妙的樂趣和快感。

上床后,她讓我仰臥。然后她面向我的下體趴在我身上,擺成“69”的花式。她把我剛才活動於她下體兩個銷魂洞,現在卻已軟小的陽具的陽具銜入她的小嘴。同時也把她那光潔無毛的陰戶湊到我的嘴上。

我投桃報李,當然也將唇舌貼著她的陰戶舔吮。

這時,鄧麗欣的陰戶就在我眼前。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白晰細嫩的大陰唇和陰阜,也看到她嫣紅的小陰唇和陰蒂。

鄧麗欣的唇舌功夫的確一流,我那軟小的陽具很快又在她的小嘴里膨漲發大。但是她並沒有因此而停下來。她的小嘴容納不下我的陽具,她就祇銜著我的龜頭舔吮。把又粗又長的大陽具不停地橫吹直吮。

我這邊也把她的陰戶吻得淫水都冒出來。我用舌尖戲弄她的陰蒂,她的身體開始顫抖。我再接再勵,一會兒把舌頭深入她的陰道,一會兒把舌尖舔弄她的陰核。終於把她推上興奮的高潮。鄧麗欣不得不吐出我的龜頭,她說道:“你的嘴功很了得,不過舌頭畢竟不夠長,你先把陽具插到我的陰道里舒服一下吧!回頭我再用嘴爲你服務啦!”

我知道她已經斗敗了,祇是不肯認輸。但也樂意拿把梯子讓她下台。因爲我始終免不了要在她的小嘴里射精,照她的說法,我就是輸了。

接著,鄧麗欣擺出各種花式和我性交。她先伏在床上讓我玩“狗仔式”,又躺在床沿舉起雙腿要我“漢子推車”。一會兒又翻身伏在床上給我粗硬的大陽具從后面插進陰道“隔山取火”。

最后她要我躺在床沿讓她“床邊搖蔗”。她先讓我粗硬的大陽具進入陰戶,然后柳腰款擺,不停地套弄,有時還把她的小腹緊貼我的陰部左右研磨。這一招果然利害,我的龜頭和她的子宮莖不斷踫觸,漸漸導致全身血脈沸騰。捉住她乳房的雙手也緊張地把她美麗的雙乳捏得變形。

鄧麗欣也看出我已經漸入佳景,她把粗硬的大陽具從她的陰戶里退出,緊接著用小嘴緊緊含著龜頭。她的兩片櫻唇猶如小陰唇一般緊緊包裹我筋肉婁張的龜頭。她時而吞吞吐吐,時而用舌頭攪卷。

在她努力把我的陽具深深含入的時候,我終於忍不住,龜頭一跳一跳地在她的口腔里發射了。她把我的陽具退出少許,祇銜著龜頭。我一邊射精,她一邊把我射入她嘴里的精液吞咽下去。直到我的龜頭停止跳動,她才把陽具用力地最后一吸,才放松,和我雙雙躺到床上休息。

鄧麗欣依偎在我胸前,我隱約味道她的嘴里有我精液的氣味。

狂歡之后,一切平靜下來,我忽然想起自己的女兒,不知她和鄧爸爸玩得開不開心。正在記挂時,電話突然響了。原來是鄧爸爸打來的,他問我們玩完了沒有,準備帶我女兒慕菁過來。我對他說已經完事了。

鄧麗欣接過電話,對她爸爸說要留在這里睡。鄧爸爸不知在電話里說些什麽,鄧麗欣便笑著放下電話,笑著對我說道:“你女兒要過來了,我們有機會再玩個痛快吧!”

說著,她便起身穿上衣服。我也想起床穿衣,鄧麗欣拖過毛氈蓋上我光脫脫的下身,並笑道:“不必麻煩了,我爸爸把你女兒還給你,我們便立即過去了嘛!”

這時,有人在敲門,鄧麗欣過去開門。果然是鄧爸爸送我女兒慕菁過來。他沒有進門就和她女兒回房了。我女兒慕菁關上房門,坐到床邊。我拉著她躺下來。她含羞地說道:“我先去沖洗一下再來。”

我女兒慕菁脫下衣服走進浴室,我也赤條條地跟她進去。我女兒慕菁立即首先替我沖身,還特別翻洗我的龜頭。然后她嗽了嗽口,又用花灑射水進入陰道灌洗。

回到床上,女兒依偎在我懷中,親熱地和我接了一個長吻,問道:“你們剛才玩得開心嗎?鄧麗欣是不是比我好玩呢?”

我笑道:“她比你主動,但是我和你玩的時候比較有親切感。”

我女兒慕菁問我和鄧麗欣是怎樣玩的,我便把剛才發生的事原原本本地說出來。我女兒慕菁聽了說道:“我沒能像鄧麗欣那麽主動。剛才鄧爸爸帶我到他房間時,我差點羞死了。要不是鄧麗欣已經在這里,我幾乎要跑回來。不過鄧爸爸倒很溫柔,他殷勤地幫我脫下衣服。我被他剝得一絲不挂,羞得連眼睛都不敢睜開。他小心把我抱到床上,摸我的乳房,還用嘴舔吮我的奶頭。我被他弄得周身輕漂漂的,手腳都酥麻了。你知啦!平時你摸我,我的奶頭都會硬起來的。他摸得我一顆心“砰”“砰”的亂跳,接著又吻我到的陰戶,那時我已經很興奮了,陰道里分泌出許多淫水。鄧爸爸用嘴吸我陰道里流出來的液汁,而且吞食下去。我昨天晚上才和你玩過,下邊一定還有你的精液,但是我還沒有沖洗,他就吻我的陰戶,我想他一定吃下你的精液了。他怎麽可以這樣呢?”

我說道:“這對父女一定是性愛至上,百無禁忌的,鄧麗欣也是這樣,她讓我在嘴里射精,並且把精液大口大口地吞食下去。接著怎樣呢?你繼續說呀!”

“鄧爸爸把我的陰戶又舔又吻,我被她攪得一顆心幾乎要跳出來。和你平時搞我的時候一樣,每逢你搞我下面,我總是渴望你快點插入充實我。可是鄧爸爸並沒有立即弄我,他把我的陰戶吻了很久,還贊我陰戶很美。他用嘴唇夾住我陰蒂然后用舌頭舔觸。弄得我雙腿都發抖了,才冷不防餓虎擒羊似的撲到我身上。正當我嚇了一大跳時,鄧爸爸已經迅速的把他的陽具插入我的陰道。先前我並不敢看清楚他的陽具,現在我陰道也已經酥麻了,也感覺不出他那條肉棍兒的粗細長短,祇覺得有東西在我的陰道里出出入入。我放軟了身子任他馳騁。他像你一樣很有能耐,他把我玩得欲仙欲死,自己仍然沒有射出精液。他一邊玩我,一邊贊我的陰道很緊湊。箍得他十分舒服。這時我已經如癡如醉。祇任他的陽具在我陰道里狂抽猛插。我的高潮一個接一個。陰道的里里外外都濕淋淋,他才在我的肉體里噴射了。他的精液濺射入我的陰道,那種感覺舒服極了。”我女兒慕菁說到這里,含羞地看了我一眼,沒有再說下去。

我摟著她笑道:“你放心說吧!這是實際情況,你說出來我並不介意呀!”

我女兒慕菁繼續說道:“鄧爸爸把我灌滿精液之后,稍息了一會兒,就抱我到浴室去。他把我抱在懷里沖洗陰道,把手指伸入我的肉洞里挖弄。他仍然像剛才那樣愛不釋手地摸玩我的乳房.大腿.甚至我的腳,他也捧到嘴里舔吻。他用舌頭舔我的腳趾縫,吻我的腳板底。哇!真要命,我簡直像被麻醉了。他把我身上的水珠抹乾,就抱我到床上繼續玩。他又把我全身又吻又舔。這次,他把我玩得如癡如醉,舒服極了。所以當他要我口交的時候,我也不好拒絕。這時我才看清楚他的陽具。原來鄧爸爸的陽具跟你不相上下,硬起來時也是那麽粗,那麽長。他要我趴在他身上玩“69”花式,把陰戶湊過去讓他舔吻。玩了一會兒,我不想在我嘴里射精,便主動地以“坐馬吞棍”套弄他粗硬的大陽具。怎料鄧爸爸問我有沒有給你干過小屁洞,
他黑紅的龜頭早已對準我的菊洞,把我的身體往下一按,同時屁股一挺,全根陽具盡入,
插了十多分鍾才射精入我的菊洞內。”

[發帖際遇]: 作者(匿名) 想學黑雄「含」市長「不用肉眼看人,改用P眼看人」,因而得痔瘡,花費 1 楓幣 治療 幸運榜 / 衰神榜
複製連結並發給好友,以賺取推廣點數
簡單兩步驟,註冊、分享網址,即可獲得獎勵! 一起推廣文章換商品、賺$$
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| 立即註冊

廣告刊登意見回饋關於我們職位招聘本站規範DMCA隱私權政策

Copyright © 2011-2023 冰楓論壇, All rights reserved

免責聲明: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,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及立場等,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

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,並非本網站之立場,用戶不應信賴內容,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。

小黑屋|手機版|冰楓論壇

GMT+8, 2023-2-9 17:16

APP Store下載 Play Store下載
回頂部